以失恋之名,让我们彼此相爱

昨天凌晨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晚安微博,问大家花了多长时间才走出失恋。
有人说一个月,有人说一年多,有人说三年然并卵。
最长的一个说,七年了,还放不下。


我想起一个认识的姑娘,她的故事,或许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这个姑娘长的蛮不错的,大家知道,好看的姑娘,总是会蛮作的。她谈了个恋爱,男人追求的非常猛烈,姑娘在恋爱中各种虐男人,各种作,她觉得没有问题。
恋爱谈了好多年,姑娘越来越爱这个男人,她慢慢的开始改变自己,变得不作了,不再虐对方了,开始学做饭,开始学做家务,一个女人能够为男人做的事情,她都学着去做。
她甚至想要,偷偷的怀孕,让自己有一个爱情的结晶。


然而男人出轨了,有了新欢,疯狂的爱上了另一个姑娘,更年轻和更好看的。
姑娘本来以为,自己在爱情中占据主导地位,要不要分手是她说了算的,就算分手了,也没有什么值得感伤的。
但当知道那男人出轨,并且要分手的时候,她真的崩溃了。
毫无征兆的,突如其来的崩溃。
不止是哭,是哭到无泪可流。


她是一个蛮好看的姑娘,许多人说,她可以去做模特。
然而当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形神憔悴,满脸是痘,披头散发,像是几天没有洗澡洗头。谁也看不出来,她曾经是一个女神的存在,可以随意虐自己的男朋友。
这就是女人。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两年后,我又见了她一次,姑娘依旧单身,看起来好像已经恢复了,然后见着我,眼泪就扑簌扑簌下来,她说,听说他结婚了。
在这两年里,姑娘抑郁,失眠,吃药控制,崩溃,自杀。
她真的走不出来。走不出来这件事情,和时间无关,只是一种沉溺的心情,是对于回忆的恋恋不舍。


我见过许多这样的故事,就像是评论里所说的,走不出来,就是走不出来。
一个女人,无论多坚强,但是在失恋时,总是像抽筋剥皮,再嘴硬,也只能默默承受心如刀绞的痛苦。
这几年来,我见过无数姑娘的心如刀绞,也见过太多人因为失恋而抑郁,而自杀。
所以,就想做一点事情。


昨天,我发了文章,说自己要退出鸡汤圈。很多人好奇,想知道我之后会做什么事情。
我想做的事情,就是帮帮这些失恋的姑娘。
之前,我做过“失恋互助小组”的全国巡回,当时看到很多悲伤欲绝的女孩,在小组里慢慢的释然,慢慢的好转,我就起了一个愿,希望能把失恋互助小组做下去,免费的,互助的,可以帮到人的活动。


如今,我终于可以去实现这个愿望。
之后的许多时间,我会去做这样一个失恋互助小组,让失恋的人可以相互看见,相互相爱。


失恋互助小组,是我发起的一个活动。就像是国外的戒烟戒酒小组一样,每次八个人,全部都是在失恋中无法走出去的人,围成圈,相互诉说彼此的故事。
失恋人的故事,是旁人难懂的。
因为别人没有办法去理解失恋人的痛苦,没办法接受她们絮絮叨叨一次一次重复的述说。唯有失恋的人,才会了解彼此。
所以啊,我想,当全部都是失恋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或许,真的可以懂得对方,可以彼此给彼此安慰。
眼泪,是同样的眼泪。痛楚,是同样的痛楚。
一个苦笑,所有人都能懂。


除此之外,我会开始写女权主义小说,我相信,燃烧一个女人的灵魂,比给她看平白的文字可能更有用。
如果说,现在悲伤的姑娘们最需要的,那就是需要被点燃。
就像我在自己第一本小说《冲啊!苏!》里写的:一个女人的命运,不是爱情,而是爱自己。


也就是这样。
我会继续写让女人明白灵魂和梦想大于爱情的小说,譬如《冲啊!苏!》
我会在杭州,开始“失恋互助小组”的试点。
如果你失恋了,可以来报名,杭州地区报名邮箱是:shilian@ling-guo.com
杭州地区报名电话是:15158847120
如果你曾失恋,欢迎你来交流。
如果你已经走出来了,欢迎你来做志愿者,我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如果每个人都愿意拉那些失恋的人一把,或许,痛苦不会这么多。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我想,我找到了自己的道。
我想要把自己,投入这样的道。走到每个人的身边,看着她们,聆听她们,眼泪,会变成暖。


最后,用今天晚安微博的一句评论来结束。愿所有失恋的人,都能走出灰暗的世界:
“分手一开始哭得死去活来…觉得没有他会死…然后现在…就是死也不想有他了…”



陆琪:《以失恋之名,让我们彼此相爱》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5 16: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