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核心在政改

在互联网时代,未来的整个经济社会的治理应该是什么模式,政府是不是仍然在未来的互联网社会中继续处于今天工业经济这样一种地位或者是角色,他要不要转型,这其实是一个更加深远的问题。”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红冰称

2015年11月10日,京东廊坊物流中心的员工。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1月16日 - 从双十一淘宝录得912亿元人民币的创纪录交易额,从庞大的中国海淘大军横扫日本马桶盖,韩国化妆品时,中国消费结构的升级已悄然到来。也迫使决策层将宏观调控的思路转向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究其核心则是政府对其职能和治理结构方面的自身变革。
周一在北京召开的“互联网如何改变传统业态”的论坛上,专家们一致认为,在互联网日益影响传统业态的大背景下,中国提出“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寄望通过供给端改革提供新需求,产生新消费,支撑新产业,由此引伸出在互联网时代,中国需要怎样的经济社会治理结构?尤其体现在政府的职能定位和管理方式上。
“在互联网时代,未来的整个经济社会的治理应该是什么模式,政府是不是仍然在未来的互联网社会中继续处于今天工业经济这样一种地位或者是角色,他要不要转型,这其实是一个更加深远的问题。”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红冰称。
他认为,中国目前的行政管理模式仍然是工业经济时代的条块分割管理模式,而在互联网时代,当一切都依托在网络平台时,这种条块的管理模式是否能适应?这显然是需要探讨的问题。
这一观点也得到南开大学校长助理、经管学院院长刘秉镰教授的认同。他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很快,政府也非常重视基础设施建设,喜欢搞投资,因此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速度或者国家的投资强度都是非常高的,在商务平台方面中国一点也不弱于美国。
“但我们缺在“软”的管理,尤其是政府官员。”刘秉镰称,当商务模式创新了,管理手段却依旧滞后,政府治理结构的框架仍然停留在工业经济的条块模式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指出,实行宏观经济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战略上坚持持久战,战术上打好歼灭战,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其后多家券商发布了有关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观点。国信证券的报告就认为,这意味着未来的经济政策将把主要精力放在通过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而需求侧的刺激政策可能更多只是托底性质的而非未来政策的重心所在。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2 07:3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