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三省转型乏力陷财政困局

东北三省转型乏力陷财政困局

“今年我们组织税收收入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企业停产停工率居高不下,很多企业剩下的只有呆账,回收企业欠税难上加难。”东北某市地税局局长对《经济参考报》记者的寥寥数语透露出东北财政的丝丝寒意。

受经济下行影响,当前东北地区财政运行情况不容乐观。大批企业亏损、停产、裁员,多数重点行业税收下降,黑龙江、辽宁、吉林三省财政收入持续负增长。与此同时,财政收支矛盾日趋尖锐,财力薄弱的市县财政运行困难,个别县乡拖欠工资的问题或难避免。

已赋闲在家两个多月的苏建正谋划着转行,他所在的吉林某国有煤炭集团下属公司从2014年底起依靠贷款发工资的日子还是走到了尽头,在今年亏损不断加大的情况下,半停产、降薪裁员成为最终的选择。

相形之下,龙煤集团10万人的分流改革似乎更具刮骨疗伤的痛感。这家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黑龙江最大国有企业,从2012年开始连年亏损。数据显示,该企业2012年净亏8亿元,2013年亏损扩大到23亿元,2014年亏损接近60亿元。按官方“2015年前八个月同比减亏11亿元”的口径看,龙煤集团今年三季度亏损仍在30亿元左右。

记者梳理发现,黑龙江、辽宁超过七成重点行业税收负增长。黑龙江全省16个重点行业中,只有4个行业税收正增长,其余12个行业税收均负增长。辽宁省的情况更为悲观。前三季度,仅成品油等个别行业保持正增长,其他重点行业税收均持续负增长。需要指出的是,汽车制造业已经连续六个月税收负增长,房地产业已连续21个月税收负增长,而采矿业税收自2013年底以来基本为负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辽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22.7%,黑龙江同比降20.1%,吉林同比降3.1%,东北三省财政收入负增长,步伐一致。更为严峻的是,财收负增长的幅度还在进一步扩大。以辽宁为例,前七个月辽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降21.7%,前八个月同比降22.9%,而前九个月则同比下降27.4%,降幅不断扩大。

“原油量价双降对我市财政收入影响比较大。财政收入持续负增长,收入下降趋势明显,丝毫没有减弱。”大庆市财政局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在收入大幅下降、增收难度不断加大的同时,东北地区收支矛盾不断尖锐,财政运行困难、支出乏力。

黑龙江某市财政局人士告诉记者:“我们底子薄,财政收入特别紧张,是典型的吃饭财政,很多基本支出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兑现。以社保支出为例,去年有30多亿元的支出缺口,以前除了中央资金之外,都是省里拿钱,现在省市要三七分,我们地市本级要拿出25亿元支出,而全市可用财力总共不到30亿元,我们所有人得不吃不喝才够拿的。”

一位煤炭大市的政府官员告诉记者:“我们市一煤独大,煤炭一感冒我们就发烧。最近三年恰逢煤炭行业三期叠加,出现了重大困难。黑龙江四个‘煤城’中,有的已经困难到工资都发不出来了,非常艰难。”专家表示,在上级财政的支持下,当前尚未出现大面积的拖欠工资问题,但若长此以往,个别县乡拖欠工资的问题将不可避免。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东北财政遇到的困难是东北经济问题的投射。东北一些地方“一业独大”等问题突出,依靠资源、传统重化工业的经济结构多年未有明显改善,成为此番向下拉动的主要力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则认为,东北经济下行除了行业冲击外,更深层次的还是体制问题。“此番经济下行考验企业生存能力而非扩张能力,但东北国有企业这么多年没有很大改革,特别是大型国企改革,比起其他地区还是相对落后的,生存能力和转型升级能力比较差。”他说。

也有专家指出,虽然陷入短期困境,但未来东北仍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区域。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东北经济有其特有的积极因素,人口密度低、土地资源相对充裕、劳动力素质和技术水平比较高、固定资产储备也比较多,这都是其发展的基础。这些年私营企业比重在上升,对经济形成新的推动力量,第三产业比重有所提高,第二产业转型升级也在向前推动,“我觉得未来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全国统一市场的发育,东北将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区域”。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1 04: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