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OK!战斗民族的时尚冷峻风

粗糙,荒凉,但富于诗意,后苏联青年文化不可避免地夹带着对郊区的渴望。倔强且街头的气质,已经自动组合成了时装设计师最钟爱的灵感墙。

来自后苏联世界的年轻摄影师、电影人和造型师们既有热情又无需天价,引得大牌传媒公司在Instagram和flickr上争相寻觅,认定他们就是未来之星。青年才俊们在冷核潮流中被捧得火热。


A.W.A.K.E from KM20裸色斜肩上衣 / Maria Stern from KM20珍珠装饰耳饰
不少人认为这是种虚伪的风格,他们也有一定道理。在为《The Calvert Journal》撰写的文章中,Fedorova将2015年LVMH半决赛入选者、 基辅设计师Anton Belinskiy的2015 秋冬系列和“昂贵的廉价之化身”J.W. Anderson女装系列做一比较。前者的目光投注在乌克兰当代生活上,后者则回顾了东柏林1980年代俱乐部女孩的风格—类似的兴趣在Giambattista Valli副线Giamba本季设计中也有所体现。文章不无调侃, 题曰《虽穷但酷》。作者将后苏联年轻设计师的内部视角和从历史下手的局外人视角区别了开来。

但这还不够精确,因为当Yulia Yefimtchuk把Vrubel著名的柏林墙涂鸦“My God, Help Me to Survive This Deadly Love”变为冬季系列主打印花布料时,她并非在漫无目的地追溯历史,而若同样的设计出自西方设计师之手,人们大抵会看法不同。KTZ 2015秋冬系列男装上激进但最终被迫剔除的重要政治人物的像素化画像亦是如此。这些设计极其个人,带着挑衅的意味,和当下紧密相连。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8-02-22 01:28:07